快捷导航
1 968

往事并不如烟

慎之 于 2020-11-2 12:01 发表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慎之 于 2020-11-22 11:47 编辑

我建立BBS的初衷,来源于自己2017年在北京实习时,住在清华附近的那段日子,因为我大一大二时喜欢社会学,又跟北大的一些老师有过交流,那时我和清北社会学系的同学交流很多,因为常常会上这些学校的BBS,和他们一起讨论公共空间的建设,各大网络公司进入存量博弈后对网络空域的分割与后果。

那时我就一直在思考汕大的公共空间问题,汕大的学生作为学分制选课,还有书院制,跟自己生长时,像粘土一样的团块化的年纪,班级,家庭,乡邻完全不一样,每一个人都像被脱水成为了沙粒,虽然汇聚成塔,但颗粒与颗粒之间总存在着难以逾越的缝隙,时代的风一吹起,就起身飘扬。

虽然个人化的生活能够培养个人的性格,这也是学生进入我们这个商业化的原子社会后必须面对的现实,但最低限度的共同体的感觉,参与共同体的能力,负责任的网络讨论态度,互助能力、意识的培养,这些由社会变动带来的新问题,都需要在新科技发展的今天进行尝试性的新解答。

刚好回校之前,去旁听中国社会学年会的时候,年会上作了一个报告,报告说,中国应该尝试在基层进行公共空间的尝试与实验,建立一种共同体的意识,进行良性的基层互动。当时北京的几个区正在进行线下的实验,验证了我的一些思路。

于是回来就和计算机系的同学合作,做了金凤BBS的1.0版,当时做了一波推广,现在网站的用户大多都是那时的注册的,后来在升学兵荒马乱的2019年中,都没有再顾这个网站。

后来在疫情期间,像很多人一样,我时常刷树洞,感受到疫情期间大家的孤独,对学校的想念。尤其是叠金、东海岸、本部三个校区在地理上分离后,新生身上带有的,因地理分隔而带有的那种陌生。

我越来越感受到重启BBS,建立一个网络共同体的重要性。

汕大树洞虽然因为匿名,联动微博,是一个让人方便,感到安全的发泄场,但它同时存在一个很明显的不足:它不能很好地实现信息发送人(树洞微博)和接信息收人(评论)间信息的双向流动,双方在同一个议题下往往很难有高效的意见交换,没有完全实现真正的“交流”。大家需要一个能够设置具体的话题,可追溯的,具有更好互动性的公共话语空间。

而且树洞的匿名性是一把双刃剑。

上新闻学院的互联网与传播的课程时,我一直在思考身体对我们交流的重要性,觉得大家还是要有见面的感觉,还是要有名字,这样才会有记忆,才能留得住缘分。

而在韩国的N号房事件发生后,我更加感受到匿名性的局限,让人在其中容易只关注自己,而忽视了听众,更容易单纯的抒发情绪,微博式的评论,不利于各种观点的展示,匿名性更加剧了这一点,这样的社区往往很有可能沦落为一个嗜好丑闻,厌恶理性的社区。

我有一段时间想要考欧洲哲学家韩炳哲的研究生,读了他的《在群中》后,认定了一点——尊重是公众性的基石,如果不能将尊重式的好奇与窥淫癖式的窥探区分开来,那么任何社区,都将变成一个丑闻社区。

所以我们将以校内注册作为门槛,用邮箱作为验证方式,保证一种最基本的实体参与感。并且用改名卡对改名进行限制,按照正常的登陆金币积累的话,一位成员应该3-4年才能改一次名。(如果有特殊情况,也可发邮件给我们)

当然,我个人依然很喜欢在汕大Treehole里做一个吃瓜群众,事实上,韩国在实施全网实名制后,网络空间并没有变好,而是出现了大量的灰色网域,还有外国匿名空间。

基于韩国失败的事实,我们认为匿名树洞依然有它存在的必要,我们在实名这点上并不会走的非常激进。



我们鼓励同学们去汕大树洞倾吐心声,而不是在BBS中发树洞,但我们还是保留了树洞,并为我们论坛的树洞增强了讨论功能。

请注意,发树洞是匿名的,但回复并不匿名,其他人是会看到你回复内容中的昵称的。

关于每一位有树洞的论坛运营者都应该思考底线的问题。虽然谷歌现在已经放弃了“不作恶”(Do not be evil)的口号,“不作恶”(Do not be evil)依然是我们BBS运营团队的运营底线。

当然,我们在这里必须要提醒你,我们都在中国的互联网空域内,自由源于自律。

毕竟“房间里有一只薛定谔的大象。”

从薛定谔的大象说回来。

如果在讨论中,不能够意识到别人的存在,那么一个良好的讨论态度,具有建设性的思想,就难以植根,发芽。在多数情况下,这样破坏性的情绪发泄,只能达到无秩序的双输,在网络暴力中陷入众声喧嚣的漩涡,而这种喧嚣后,常常会发生可怕的后果。

我至今依然记得当年虐猫事件中树洞与微信对那位同学一致的口诛笔伐,拓展到猫扑街道后对他的人肉与网暴,而在线下,有同学出于激烈的情绪打了他。

我虽然不同意他当时虐猫的激烈做法,但那种舆论环境,以及极化的情绪,让我对一个理性的讨论空间,一个情绪的解压阀产生了渴望。

学校现在的公众号体系与教育OA体系运营的虽然良好,达到了 informative(宣传、告知) 的效果,但它是单方面的,只有传播,很少沟通。

事实上,传播学这个词一开始进入中国就是误译,真正的翻译,或者说更妥帖的描述,应该是传通——传播,沟通。

最近广东的高校间,“知乎治校”的说法流传颇广,这句话最早源自中山大学学生会的职务名称,在知乎所引发的热论。 最近重新流行,则是因为10月9日时,华工那位女生的事件。

这次事件在校外的网络媒体平台上发酵,几个小时内就有数万的浏览,迅速在微博发酵,华工虽有调控,但其势随着夜幕降临,网民活跃期的到来,已沛然难当。如果不是华工在夜里10:24分快速发布通告,这件事估计又是一次失控的重大舆情。

试问天下,有几个学校能保证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时,像华工处理的如此迅速。

平时不去做沟通是舒适而安全的,但却也会减少应有的控制力。返回到汕大这里,在汕大几次舆情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可以传通的交流平台,也许事情的解决可能会更加顺畅,平滑。

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信息流,头条推送的体系中,所有的信息就像商品一样,以读者的注意力作为交换,在这样的陈列环境中,一篇内部审了30多遍,花了两天的时间做出来的推文,即使应转尽转,浏览量常常不过3K,而相关的文章常常早已十万,百万+。

舆情如水,如果说云积致雨,那我宁愿它留到我们预先设置好的水库,而不是肆意奔流,泛滥成灾。

施米特说,未来的权力,掌握在能够把控沉默之士手中,但从福柯与德里达对权力理论的发展来说,权力的未来,在于控制积极的信息。在制造沉默的报纸时代过去后,如何才能在互联网的孤岛时代中,让积极的信息深入到基层?

这个问题我思考的还不深入,还是说回到讨论中来吧。

如果说,微博的宣泄与头条的分发令我们的网络社会不断因为极化的情绪而出现裂痕,那BBS广场样式的讨论框,一件件具体的问题的探讨,则可能会像一颗颗发芽成长的树木,将沉默而愤怒的飞沙固化成肥沃的泥土,像一张张创可贴,修复加固我们的共同意识。



毕竟一盘愤怒的散沙会随风狂舞,而一丛丛生长的红树则能止息风暴于未然。

其实汕大以前也是有BBS的,但刚好在我16年入学前关了,当时我联系过后,有朋友说是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诞生,攻城略地,没什么人刷了,所以没有维护的必要了。

作为新媒体的微信平台崛起后,新的媒体就会取代旧的媒体,把黑格尔历史哲学简单化,归咎于技术更迭这样一个看似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是简单而看似牢靠的,听着在理,但什么是“新媒体”呢?

电波出现后,印刷就是旧媒体了吗?那为什么现在全世界的纸质书销量一直在涨,而且和电子书的差距越拉越大。

电视出现后,音频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吗?君不见2020年,播客如火如荼的复兴?

在互联网时代,微信为代表的国民级app, 基于大数据算法与零成本掠夺记者创作的头条, 能够撬动亿万人,达到人类之前不能想象的效果。

但它会不会一开始就是错的呢?

事实上,微信的创始人张小龙就是有自己的逻辑,在广告满天飞的时代,和周鸿伟作为一起在广州压马路淘碟的他选择做零广告的Foxmail,因为不喜欢QQ,于是在QQ邮箱成功后,单独开辟广州团队做微信。

后面的事,在微信里看这篇文章的你们都知道了。

而且,这种说法从本质上是建立在忽视了同学们的感受的基础上的。

毕竟做BBS论坛,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能赚多少,能有多先进,给自己的CV(简历)能增添多少光彩,本质是能不能为同学们服务,让同学们开心吧? 讨论那些其他的东西,自称是现实思考,其实是把现实中的同学们,一个个作为独立个体的人给忽视了,这是最不现实的!

我2017年在北京参与过创业大潮,参与的项目拿过挑战杯最高奖,最后因为产品被大公司跨越知识产权,直接Copy,产品运作失去未来,在妥协中变得中庸,选择离开。

在这段经历中我看到过无数APP的崛起与衰落,有些爆款的APP就在我寝室边诞生,那时p2p正处在爆雷前的癫狂, 比特币相关的币圈发币正急,在资本的宽松与创投的鼓励下,快速浮起又坠落的团队太多太多。

单说社交,很多APP为了资本扩张,迅速为元老与投资人盈利,都是抓人性的缺点,贩卖用户的注意力,打包用户数据给大公司,我认为这样的商业运作虽然能成行,但是是很无聊的,它们为了不断增殖的资本,忽视了人的需求,建立在人性弱点上的商业模式注定不能持久,代价也会回溯。

事实上,3年前风光无限的产品,你现在再看, 大多数是一地鸡毛。

很多项目在那个时候,为了过二三轮天使轮,超越了自己的现金流扩展业务,基于投资人过多的承诺,为了金钱而鼓造数字, 过早地透支了用户的信任,现在要么折戟沉沙,要么早早触摸到了天花板。


图/ 董必奇


我依然相信互联网精神是开放,共享的,最重要的,它应当是为人服务的。

这不是大而空的道德说教,而是关乎生死的立身之阶。

我觉得当下的很多程序,都有一种很可怕的工具理性,我在北京遇到过很多计算机的程序员,他们都非常的具有工具理性思维,技术攻关能力很强,但一旦做上PM,就是产品的灾难,因为他们只看重自己,看重KPI所爆发的数据,而忽略了使用的人。

是的,我特指活该走到现在面临危机的百度。

17年北京的创投圈中,有句话:“创业免不了三件事: 团队、投资 还有BAT。”  当年百度在指数上做的最漂亮,但现在,除了那些拿奖金后就跳槽的产品经理外,留给百度的只有一地xx。

至于另外的一些“互联网公司”,我只想说:"专欲难成"

咳咳,跑的有点偏,说回来,这只是个服务大家的论坛而已,不应该那么复杂。

如果这样一个论坛确实能够为同学们服务,并且它创造的社会价值大于它那几百块的服务器,那它为什么不能持续运行?为什么不值得运行?

汕大作为一个非常年轻的学校,它的记忆不只是存在于校史之中,存在于新行政楼前那磨的闪闪发亮的时间胶囊之中,更多的,更本质的东西,是存在于诸位同学们的记忆之中的,重视大家的记忆,尊重大家的感情,这样的思考,才是更好的吧?

而且,从技术上来说,我认为随着网页技术的发展,即使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互动的网页依然有非常多的可能,现在的我们做了手机版的网页,专门适配了手机,并且会不断的更新。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积极沟通,拿回之前的师兄、师姐们的BBS的数据,尽量回溯,让师兄师姐们能够看到自己青春时期的数据资产。

我在打这行字时,我想起自己在北京时,第一次见到豆瓣创始人阿北时的印象,他已50多岁了,谈起BBS,女儿的出生,对网络空间的实验,却依然是少年模样。

我刚刚过了两纪的生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被称为少年了,但想起阿北,想起金凤开时的点点滴滴,此心澎湃,依旧恰如昨日。


金凤BBS已呱呱坠地
但它所寻找的那片海 又在哪里?
拔剑四顾 内心茫然
只知往事
并不如烟


招新:
在这里,非常期待有想法的同学能够加入我们。

不管你是不是计算机系、新闻、广告系的都没关系,关键是你对产品的思考,艺术的追求,参与的激情,整活的热情。 有一点就可以。

我们几位初创团队成员的大学生活在烟花冷后,已渐渐落幕,期待有人能帮我们,和大家一起走完这段美好旅程。

如果你阅读至此,而且有心,请发联系方式到邮箱:h[email protected]

募捐:
金凤BBS作为一个非盈利项目,需要我们每年投入很多钱用来维护服务器,如果你能够帮助我们购买学生优惠机,我们将会很感谢你。 只需要邮箱验证一下,帮忙付下款就行,密码都不需要,全程不到半小时。

也欢迎有心的朋友联系我们,给赞赏,所有赞赏金都会被用作服务器维护用途。

如果有捐款的话,我们每半年至一年会公布财报,更新捐款列表,接受监督。

欢迎商学院的小哥哥,小姐姐来做审计,我们非常乐意提供捐款数据。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推荐使用汕大广以邮箱,注册后请及时绑定微信)

x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1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1-7-10 11:40

Y先生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0-11-3 22: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大佬写的很有深度,但bbs还是好冷清啊,身边的人都很少听说过汕大有BBS的存在
  收起(2)
  • 霍去病 霍去病 :所以请大家多多宣传这个宝藏网站鸭!!你也可以向身边朋友多多宣传这个属于汕大人和广以人的BBS哦!有日活才能产生无尽的可能!!冲鸭!!!
    2020-11-03 22:28 回复
  • 慎之 慎之 :感谢,不过我个人并不会以热闹与否来评判这个BBS是否成功。

    我们并不接广告,不需要增量来售卖给广告商。我觉得高质量的内容,讨论,还有社区集体感的互助是最重要的。

    大家如果有需要的时候来论坛就好了,没有需要,省出来的时间来干自己的事,也是我们很乐意看到的。
    2020-11-04 16:50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举报 使用道具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 emmm,大家为什么不能主动点
  • 关于金凤bt、学分制打不开的解决办法
  • 金凤BT下载上传不了种子解决方法
  • 【游戏推荐】dokidoki literature club! 心
  • 闲置ipadmini2国行正品无拆修九成新

手机版|小黑屋|金凤bbs | 粤ICP备18014237号 | 粤公网安备44180202000382号

GMT+8, 2021-11-28 18:47 , Processed in 0.056316 second(s), 32 queries .